您的位置首页  保健养生  肠胃

遇见·肿瘤大咖| 外科医生季加孚:医疗的背后都是人类伦理

  • 来源:互联网
  • |
  • 2017-12-09
  • |
  • 0 条评论
  • |
  • |
  • T小字 T大字
遇见·肿瘤大咖| 外科医生季加孚:医疗的背后都是人类伦理  默沙东中国微信推出的高端人物栏目,真实展示肿瘤医生们的喜怒哀乐和理想情怀…

原标题:遇见·肿瘤大咖| 外科医生季加孚:医疗的背后都是人类伦理

  默沙东中国微信推出的高端人物栏目,真实展示肿瘤医生们的喜怒哀乐和理想情怀。

  “遇见”系列第二季收官之作,带您走近北大肿瘤医院院长季加孚。《遇见·肿瘤大咖》新书即将出版,敬请期待。

  季加孚担任院长后不久,给医院所有的中层干部,做了一次专业的性格测试和培训。

  季加孚说:“他为什么这样,你为什么那样,其实没有好坏之分,都是性格使然,你不可能要求别人都和自己一样。”。

  他希望同事之间基于对不同性格的认识,理解身边人的一些行为习惯,降低沟通成本。内向性格和外向性格的人,在表达方式、思维方式上都有不同,尊重并接受性格的不同,才能更好地在工作中保持着良性的沟通和协作,这就是一种职业化。

  而“他就这么个人”,已经成为北大肿瘤医院内部聊起季院长时的一句口头禅。在这里工作,你可以桀骜不驯,但必须工作优秀。

  也因此,北大肿瘤医院有许多很有个性的医生、科主任,甚至几位院领导,也是目前我所认识的最有个性的院领导,不是一个,而是一群。

  采访过他或者正在采访上的记者们都知道,季加孚的专访极难约上。“遇见”的采访,从2016年之初走到了2017年之末,在他身边跟访了多次。

  一年前,听完他在院外的一次科普后,在车上,我曾问他为什么不愿意面对记者?他反问道:人为什么总要把自己放在聚光灯下呢?

  在这次性格测试中,季加孚说他的测试结果是:内向性格(全世界的人都笑了!)。

  因为他不仅是国内胃肠肿瘤外科的领军人物,今年4月刚刚出任国际胃癌学会(IGCA)新一届,更是这家著名公立三甲肿瘤专科医院的院长。

  当然,他也特别“挑三拣四”。比如,嫌疑有参观、游玩之类的会议,他不去;如果某个论坛,是和外国专家谈什么零差率、医改、多点执业之类,他也不去,因为这些内容“出了中国,谁能理解?”

  院长季加孚的身上,还混合了运动员的体魄刚毅,有着百米短跑冠军天然的霸气,还有外科医生的单刀直入和幽默风趣。

  有一次,他去北大肿瘤医院合作的国际诊疗中心,结果试了几件白大褂,码都太小,他自己都乐了,一番自嘲轻松化解了对方的尴尬。他的助手在一边更是偷偷直乐,事后助手说:“我一看就知道码不够,外表看不出来,季院长其实很健壮。”

  季加孚是内蒙人,当年就读自治区的重点中学呼市二中,不仅成绩优异,而且从中学开始就一直是校短跑运动员。“那时候大家开玩笑说,二中出来的人,只要有个脑袋就是运动员。”他说,这所中学不仅有田径队,还有羽毛球、足球、篮球、排球队,那个时候就有风雨操场。好几位老师都是从国家青年队退役的专业运动员。

  他是“”后1978年恢复高考的第一批大学生,母亲是医生,所以他选择了医学院。考上医学院的第一年就打破了学校自1957年以来的百米纪录。再后来考上北医研究生,也一直都在校田径队,而他的百米纪录一直到近几年才被打破。

  百米短跑的魅力在于,这是人类速度与力量的极限挑战,那几秒的爆发力,需要多年的艰苦训练;医学长跑的魅力在于,这是人类生命的极限挑战,那几分钟的决断力,更需要多年的临床经验。

  医学院毕业后,分配到第一附属医院,受“金眼科银外科”的吸引,班里最优秀的两个人,季加孚和另一个同学报了眼科。他俩私下关系很好,一个是团支部,一个班长,同宿舍,都喜欢运动。但眼科只招一人,“强者之争,鹿死谁手”?就在快到面试日期时,季加孚突然主动去找教授说:“他比我好,您要他吧。”在机会和朋友之间,他选择了后者,退出了竞争。

  退出了最热门专业的竞争,他一回头,看到了在当时最冷门的肿瘤,“都说肿瘤是绝症”他想进去看看,加入了医院新成立的肿瘤外科,从此再也没有回过头。

  一次科普上,主持人介绍完后,季加孚接过话筒,说:“那些头衔和曾经取得的小成就,其实和我们今天要讲的内容没多大关系。今天和大家的沟通要把事情楚,我是肿瘤外科医生这个身份就足够了。”

  微博上的“东大夫”(北大肿瘤医院消化内科的张晓东教授),曾写过一个小段子:一患者在我们内科医生极力下决定手术,我挑衅的对院长说“我们内科医生决定患者手术!”季院长说“这很正常呀,我们外科大夫就是内科医生手里还着一把手术刀!”

  外科医生是需要天赋的,需要脑到、眼到、手到的高度融合。季加孚喜欢做手术,技术的高超在业内的地位也毫无争议。直到现在,繁忙的行政事务性工作之余,他依然保持着一定的手术量。

  季加孚在外科临床工作的起始,遇到了三位好老师,对他的职业生涯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1982年,他毕业后分配至医学院附属第一医院,刚刚建科的肿瘤外科,只有三位老教授,都是“”前毕业的:一位是当年自治区“外科三把刀”之一,手术能力极强;一位老师性格内向,但极有文采,外语也很好;另一位则是性格极好,待人谦逊。

  “”十年大学停招,季加孚和另一个同届,是科里第一批大学生,是不可多得的人才,三位教授培养的尽心尽力。

  我记得特别清楚,刚刚工作了三个月,科里来实习生了,我们自己还乳臭未干就得教学生,当时我脑子就跟炸了一样,很害怕,就赶紧看书复习。医学院学生分小组轮流着来实习,我们就得一拨一拨地讲《肿瘤学总论》。赶鸭子上架做教学工作,最终让我把理论知识记得烂熟。

  同时,临床动手的机会也特别多。科里除了三位老教授,就是我们两个刚毕业的年轻人,医教研所有工作都是交给我们。我们是真正的住院医,我几乎三年都没回过家,天天住在医院。不仅做了大量手术,连血尿便三大常规的化验都得我们自己做,要转科要去急诊室还要干各种杂活。

  每上一次台阶,都是努力后的,但新鲜劲儿一过,随之而来的是立足的危机,这种危机感会激发人奋进。

  来到之前,季加孚就是一个很努力的医生。到之后,这里是全国优秀医学人才的集中地,你必须更加努力才能让自己变得更加优秀。

  从“小地方”来的人,英语基础差,于是季加孚工作之余,一有空就骑着自行车去外国语学院上课,风雨无阻。1997年北医选派人员出国学习时,他轻轻松松通过了英语考试。

  而当他再上一个台阶去了美国后,他感到了一种更大的危机感,甚至可以说是一种内心的“恐惧”。

  1998年,季加孚到美国斯坦福大学医学院外科时发现,那里医生的努力让人“恐惧”,他们每天早上5点钟就去、半夜回宿舍,每天地学习。

  要知道,能够在斯坦福工作的医生都是医学界的精英,他们所接受的医学教育、住院医培训时的医院条件,都要好于我们,而他们用于研究和工作的时间远远超过我们。

  在智商和情商上,我们和他们差不了多少,差就差在工作的和自己的努力程度上。他们所处的条件那么好,技术上也非常领先,还这么努力,这让我感到很恐惧,我不能懈怠。

  看到差距之后奋起追赶,短跑运动员出生的季加孚有着极强的爆发力,回国后几年内,他带领团队率先对胃癌相关基因进行系统性大样本研究,建立了国人胃癌基因表达谱,发现了一系列胃癌生物学特性相关标志物;创建了世界规模最大的胃癌及癌前病变临床样本资源库及共享平台。

  全世界每10名胃癌病人中,有5名来自中国。中国每年大约新增46万胃癌患者,同时,有30万人因胃癌而死去,这意味着,平均每2分钟,就有一人死于胃癌。

  我国的胃癌患者往往一发现就是进展期,也就是大家所熟知的“晚期”,治疗起来非常困难。

  以手术为主的综合治疗,是目前胃癌的主要治疗方式,作为做了几十年胃癌临床研究和基础研究的肿瘤外科医生,季加孚感到自己责无旁贷。

  早年,虽然进展期胃癌治疗的核心就是手术治疗,但是手术做得好做得坏,并没有评价体系。

  2002年,季加孚参加了一个国际多中心的临床研究,需要提供手术质量的,即提供一段手术与国外同行一起进行讨论。季加孚团队提供的手术获得了国外同行的认可,从与外国专家们的交流中,他也知道了,原来国外医生的胃癌根治术是“这样做的”。

  于是在2004年,季加孚担任中国抗癌协会胃癌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和秘书长时,在中国范围内也组织了一次这样的手术视频讨论,各自提供手术放在一起来展示。

  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一个胃癌根治术,国内各种“门派”五花八门。于是,季加孚推动学会开始组织全国巡讲,推广标准的胃癌根治手术D2,这个在日本、韩国等地早就成熟的标准手术。

  一个普通肿瘤外科医生,要做成这件事,难度可想而知。但他们了下来,一个个城市一个个县城的去讲课去办培训班,慢慢地形成了教材和手术。甚至,就连万能的淘宝上,都有人在卖季加孚的手术视频。

  十年后,标准胃癌根治手术D2在中国的医疗界成为共识,中国进展期胃癌患者的5年率提高了10个百分点,没有人再质疑D2对进展期胃癌患者的疗效。

  手术,可以不少生命,固然重要,但让人们尽量少的受到癌魔的,才是肿瘤科医生的终极目标。在这个问题上的思考,让季加孚的眉间纹更深了。

  预防胃癌固然重要,但改变生活习惯,其实是最难的一件事,而更加难以改变的是每个人先天的生理因素。当无法改变时,能做的就是定期体检。最好是做专门的癌症筛查体检;高危人群最好每年做一次胃镜。

  我们正在推动专业的癌症普查系统,希望通过规律体检,帮人们尽早发现癌症,提高治愈率。

  全世界胃癌患者一半在中国,因此,中国胃癌防治水平的提高和突破,对全人类都有着重要的意义。

  国际胃癌大会(IGCC)是胃癌界的“奥运会”,两年一届,由五大洲轮流举办,举办权通过竞争取得。中国曾申办失败过,季加孚接过来继续申办,第一次再次失利,爬起来总结教训再来。2013年6月,季加孚再次率中国团队前往意大利小城维罗纳,经过一年的精心准备,终于以十六比八的绝对优势击败竞争对手日本,拿下主办权。

  2017年4月,第十二届世界国际大会在举办,这是我国首次承办胃癌领域世界最高级别会议,并被全球各地专家为有史以来最成功的大会。同时,季加孚出任国际胃癌学会(IGCA)新一届,也是第一次有华人担任这一职位。

  季加孚在就职中说:“这沉甸甸的金色链子(世界胃癌大会标志物)代表了我们去攻克胃癌的巨大责任。”

  相对于“百年老店”,刚过40岁的北大肿瘤医院,正值壮年。这里,对季加孚来说,则意味着他人生的黄金30年。

  在工作四年后,1987年,季加孚考上肿瘤医院徐光炜教授的研究生,毕业后留在了本院。1995年,医院搬离大学第一医院“自立门户”时,他是年资较高的年轻医生,带着小伙伴们一起,把外科的病床一张一张支起来,从此,与老教授们一起开始了艰苦创业。

  如今北大肿瘤医院已成为全国最好的肿瘤专科医院之一,门诊大厅每天都是人山人海。而说起当年刚建院的光景,各种有趣的经典桥段,仍在医院内部欢乐地代代相传。

  刚搬来西四环边时,这里还是一个偏僻的地方。看见门口挂着“市肿瘤防治研究所”的牌子,有病人探个头进来问:“这是看病的地方吗?”屋里有人回答:“对对,进来进来。”病想,咋没什么人,然后半信半疑挂一个号。挂完号,窗口里的人冲着里面喊:“大夫,病人来看病了。”里边就有人回应:“哎,过来过来。”

  “东大夫”曾在微博里一篇文章中写道:1998年,我们现在的这几位院领导都与我一样大,年轻人每到周末一起玩儿。有一天季院长说:伙计们,咱们不能这样“混了”,一定要自己,提高自己才能在今后的医疗界打出我们自己的天地。于是大家出国的出国,的。

  2011年7月,季加孚履新大学肿瘤医院院长,当年天天一起玩耍的小伙伴们,都也都成为了医院的中流砥柱,担任着各科室主任。他们中的大多数医生,成为了国内肿瘤界甚至国际知名专家、学术带头人,引领着国内、国际各种多中心临床研究。

  当年看着他们“长大”的老、老阿姨更是年事已高,年过半百的季加孚,走在院子里时不时还会遇到她们,她们大老远就喊:“季加孚,过来,让大姐看看。”这种亲昵如家人般的感情,只有扎根于此土生土长的人才能感受。

  季加孚这一代医生直接接轨了国际最先进的肿瘤治疗技术、和疾病管理经验,他们的成长轨迹、眼界和格局,也是北大肿瘤医院的成长轨迹,快速成长为国内肿瘤界一颗最闪亮的“明星”。季加孚接任院长后,即提出了医院新时期愿景:患者首选的国际化肿瘤集团中心。

  优秀的外科医生,对技术有着天生的热爱和探索。季加孚热爱的,不仅是手术,还有对各种有技术含量、科技含量的新鲜事物。

  有一次,开会间隙,医院一同事闲着没事玩手机游戏,季加孚凑过去一看得分,说“咱们医院那***老得第一,我也得过第一,你这不行,来,我帮你。”说完直接抢过手机,嘴里一边数落着“你这分太低了,这哪儿行啊”,手里一刻不停。没多会儿,得分就第一了,“这回行了”,然后心满意足地把手机还给同事。

  除了别和他随便拼手游,还别轻易和他聊摄影。你端个相机往他面前一站,他立马可以讲出相机的型号,然后把不同系列各种型号如数加珍。还有,如果你的发烧程度不够,千万别轻易和他聊电子数码产品。

  还有互联网、微博、微信,季加孚都是尝鲜的“排头兵”。北大肿瘤医院开通微信号、服务号在所有公立医院中是比较早的,很早就利用网络平台为病人服务的各种,都是受他影响。

  2007年,季加孚医生还“鬼使神差”到中欧商学院学习了两年,不成想所学的管理知识4年后派上了用场。这位外科医生,不仅会看病做手术,还能看得懂财务报表,预判经济走势。

  他做任何事前,喜欢在理论上先弄清楚是怎么回事儿,然后再参与进去。他说,发达国家的人为什么让人觉得“职业”,因为他们在和你商务谈判前,早已把你的想法研究得透透的,甚至把任何可能性都推演过,你怎么跳得出他们的“算计”。

  他在国外时曾经选修过医患沟通学,他说,现在为什么医患矛盾这么多,都是沟通上出了问题,医生对如何与形形色色的患者沟通准备的不够充分。

  “知道以色列医生怎么培训的吗?他们请专业的演员扮演各种性格的患者,看医生如何应对,然后进行纠正,形成一套方案。所以他们无论遇到什么样的患者,都知道怎么应对。”他说。

  因此,季加孚鼓励对全院各级员工进行职场和管理培训,他认为,“对于员工来说,培训是最好的福利”。

  会玩的人,才会工作。他说,玩这些,能激发灵感,让你换一种角度去思考工作和生活。他额头上那道深深的眉间纹,像二郎神的第三只眼,就是他习惯于深度思考留下的痕迹。

  他思考的深度和广度,一般人很难跟上他的思。所以,在他身边时,他冷不丁就发问,问题单刀直入,又简单又复杂,然后你就懵了。

  那天,他的门诊来了两名即将毕业的医学院本科学生,站在季加孚的身后,见习接诊。接诊完一个病人之后后,季加孚突然转身问他们:“当你穿上白大褂的那一天,你的职责是什么?”

  年轻人显然对院长强大的气场有点发怵,再加上问得猝不及防,完全没有时间翻“大脑内存”。他们胀红着脸鼓起勇气回答说:“治病”。

  知道吗,你们是守护人类底线最后一道底线的人。这最后一道底线,就是生命,如果人生命,就意味着什么都可以干,这个社会就完了。因此,你们穿上白大褂的第一天,就要把身上的职责弄清晰。

  当医生,有时候是你自己选的,有的时候是别人选择了你。你们还要首先弄清楚,做医生不可能发财,而且会很辛苦,但是只要你好好当医生,走到社会的任何一个地方,老百姓都会尊重你、理解你,会把你放在心上。

  两个年轻人频频点头以示明白,就在他们长舒一口气以为“过关”了时,季加孚又提问了:“疾病都找什么人,找有钱人还是没钱人?”

  “有钱人吧?” 他们回答时声音很轻,显然对这个答案有点不自信。他们觉得这个答案应该不会错,这几年上不是总在说社会经济发展,人民生活水平提高,各种胡吃海塞各种作,各种疾病发病率都呈上升趋势。

  那些有钱人,一会儿喜马拉雅山顶,一会儿海边,一会儿游艇,一会儿运动,他能得病?就算得了病,也能很快找到最好的医生看。

  但中低收入者、贫困人群不同,这个人群营养状况差,生活状况差,获取资源的能力差,受教育机会不多,找工作机会不多,工作、卫生差,所以疾病容易找上来。而当穷人生病之后,失去挣工资的能力,又会导致家庭更加贫困,更加难以承受治疗的各种花费。

  所以,我们的医疗必须为穷人考虑、为穷人服务,要让他们早点恢复,包括身体恢复,也包括工作能力的恢复,回到工作岗位。这就是医生的职责,你们穿着白大褂,到这个地方来,一定弄清楚是干什么来的。

  这个观点,季加孚不止一次在公开场合表达过。“可承受”,既是指患者家庭的经济可承受,也是指病人的身体和心理可承受。

  那天中午12点半,跟随季院长出完门诊后,几个人在院内的咖啡厅里,一人一碗牛肉面。

  刚吃了一口,他又突然开始提问了:“你说说什么是健康,你的健康从哪儿来,到哪儿去?”

  “天生的?就是父母给的,但是成长的自然、营养状况、受教育情况,都会决定一个人的健康含量,使每个人的健康维持的不一样。

  其实,人与人、发达地区与落后地区、发达国家与落后国家的不同,归根结底就是健康的不同。

  为什么肿瘤有家族聚集现象,其中很多并不一定是家族遗传,而是因为居住在一起,所受到周围影响是一致的,因此得的病都有一致性。

  里的细菌、烟草、雾霾、臭氧、化工制品等等,这些化学、物理和生物等多个因素对人的健康产生极大影响。这就是、疾病、人三者的关系,对健康的影响,远比胡吃海塞大多了。

  很多发达国家或地区,往往有污染的工厂建在农村、发展中国家或欠发达国家等贫困地区,结果出现了越贫困越污染,越污染越生病,越生病越贫穷的恶性循环。

  发达国家或地区,凭什么把工厂建在穷人的地方,这公平吗?所以,越是发达国家或地区,越是占有财富受过教育的人,更有责任和义务去实现这种公平,因为最终为健康埋单的,都是全人类的资源,是我们每一个人。

  “医疗又是什么?”他习惯性地追问。其实他也没对我的答案抱什么期待,所以继续说:

  健康是可以投资的,只不过是通过体育锻炼和教育来让健康升值,而不是用医疗。

  临床医疗是不能给人增加健康的,而只能给健康止损,打针吃药从来不可能像教育一样让健康升值。

  所以,大健康不是开很多的医院,然后等着人生病后去治病,而是关口要前移。所以要把更多的公共资源放在改善和改变人的行为方式和生活习惯,从而减少疾病;又通过让人提高受教育程度,能找到工作,有经济能力来健康。

  我们做医生的,要人类的健康,就要让健康走在正道上,还要要有效的使用医疗资源,不要重复治疗,不要过度治疗。

  所以对于医生来说,怎样才能提供一个患者能接受的医疗,他能承担得起而又有,不受痛苦又能救命的医疗。

  患者想的,无非就是cheaper更便宜,最好不用花钱;better治好病、不痛苦,又受到尊重;ster治得更快,不用排队。但医院的人怎么想?做全国最好的医院,做世界上最好的医院,什么病都能治……

  作为院长,如何让我们每一个医护工作者像患者一样去思考,找到患者可承受的的那个点,这就是一个好的医疗,这就是受尊重的医院。

  “一个医生一个团队一家医院,努力去做,一定能够做到。”说完这句,他没再继续发问。

  “你管我!”他喝了一口冰水,这是从国外回来后一直的习惯,又“任性”起来,“不能说了,说得我都知识枯竭了。”说完,站起来走了,1点半,他要赶到国家卫计委开会。

  医疗人,著有号“医生医事”。从业16年,曾任《健康时报》编辑部副主任、腾讯健康频道副主编。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