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保健养生  美容

职业教育质量不高歧视仍存 修法能否改变现状?

  • 来源:互联网
  • |
  • 2019-08-13
  • |
  • 0 条评论
  • |
  • |
  • T小字 T大字

  修法能否打破职校“低人一等”形象

  职教生就业易受歧视职业教育质量不高

  “蛰伏”了两年之后,“小龙虾学院”一鸣惊人。

  2017年,湖北江汉艺术职业学院设立潜江龙虾学院。两年后,这所“小龙虾学院”的首届35名学生在今年6月27日正式毕业,就业率达100%,其中大部分都走上了“烧虾”岗位,部分学生的月工资达上万元。

  潜江龙虾学院毕业生的高光表现,再次吸引了公众对于职业教育的关注。

  据国家统计局和教育部的最新数据,我国现有中等职业教育学校10340所,高等职业院校1423所,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初步建立。

  成绩固然可喜,但困境同样不容忽视。智联招聘发布的《2019年职业教育人才就业景气度报告》显示,近年来,国内职业教育院校和人才数量持续减少,尤其是中等职业教育人才。

  职业教育如何破局,成为经济社会发展必须要解决的一个难题。

  全国人大常委会委员、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长江教育研究院院长周洪宇近日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指出,相关数据表明,我国职业教育体系已经初步建立,但也要清醒地看到,职业教育仍是教育领域的薄弱环节,总体发展水平与经济社会发展需求还不适应,与人民群众的期盼还有差距。

  “必须尽快修改职业教育法,如此才能使职业教育的发展有法保障、有法可依,从根本上解决职业教育发展所面临的新情况和新问题。”周洪宇说。

  职教歧视仍然存在

  相关资料显示,中职、高职已分别占我国高中阶段教育和普通高等教育的“半壁江山”。但是,社会上对职业教育仍有诸多歧视。

  来自江苏苏州的张雪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坦言,如果孩子高考成绩不理想,宁愿让他复读一年,也不愿意让他去上职校,“大家都觉得上职校的孩子没出息,没什么前途”。

  学生对职业教育的歧视同样明显。就读于南京某职校的张文告诉记者,每年开学,学校都会有很多人退学,“大家都觉得在工厂里上班低人一等,不如当白领来得光鲜亮丽”。

  不仅如此,相关政府部门对职业教育的关注和投入也都比较少,政府部门之间对职业教育总体规划的认识、对职业教育和经济转型发展的关系等方面缺乏共识。

  思想方面的障碍,导致职业教育的发展始终不如人意。

  官方数据显示,近年来中职招生数量呈逐年下降趋势,占高中阶段招生总量的比例维持在40%左右,原先大体相当的“职普比例”正在逐渐失衡。

  周洪宇认为,相关部门及社会都应切实转变观念,营造有利于职业教育发展的良好氛围。职业教育经费稳步增长机制不够健全的问题,应当在职业教育法中明确规定投入责任和标准,加大经费投入。

  “一方面,建立经费投入保障制度,明确各级政府对职业教育经费投入的责任和比例,明确职业教育经费在本地区教育经费投入中的比例,制定完善职业学校和职业培训机构的学费收取、管理使用办法。另一方面,建立教育附加费用于中等职业教育立项、审计、责任追究制度,并作出规定,城市教育费附加安排用于职业教育的比例,一般地区不低于20%,已经普及九年义务教育的地区不低于30%。”周洪宇说。

  教学质量难以保证

  教学质量参差不齐,一直是职业教育的痛点。

  职业教育与普通中小学教育不同,除了文化课的学习之外,更注重实践能力,是以就业为导向。因此在教学安排中,学生的操作实验课占比更多。然而,许多职校为图一时方便,在安排上大多以理论教学为主,实操课程很少。

  “有的专业需要用到仪器设备,但这些设备不仅数量太少,而且过于陈旧,难以满足学生需求。操作课的时候,三四个人用同一台仪器都很常见。有时候仪器坏了,老师就让我们看书。”张文说。

  除了硬件设施,软件设施也是职业教育的软肋。

  尽管教育部一再强调要充分重视和强化职校的实训环节,但在大多数的职业学校,实训教师依旧是屈指可数。在江苏扬州某职校工作的李阳告诉记者,现在招聘教师都是教育局统一进行考核,学校无权过问,招聘来的教师大多是刚毕业的大学生,学历是有了,但是实训指导能力明显不足,这些教师与职校实训岗位的特殊需要严重脱节。

  与此同时,高离职率让本就缺乏实训经验教师的职业院校“雪上加霜”。对于这一点,张文深有体会,“仅在第一个学期,就换了三个班主任,我都已经习惯了”。

  “学生难管、外出培训机会少、待遇低、年轻教师看不到发展空间,是离职的主要原因。”李阳说。

  除了校内教学问题,校外培训方面的问题也不容忽视。

  前不久,渤海理工职业学院学生实训,却被安排到欢乐谷“扮鬼”一事闹得沸沸扬扬。该校机电系学生在鬼屋“扮鬼”、景区餐厅内上货打杂,经贸管理系学生在小卖部卖烤肠、检票安检。对此,校方称此次实训属“模块化教学”。

  有的职校随意安排与专业不相关、不相近的实习岗位,有的职校把学生当成廉价劳动力“出卖”给企业……不规范的校外培训屡见报端。

  周洪宇指出,由于职业教育法对法律主体的责、权、利没有明确的规定,对于法律责任的规定更是空泛,因此导致不规范校外培训等问题频发。建议在法律中作出规定,应当结合实际情况,建立职业教育执法责任监督制,健全和完善师生处分和申诉制度、教育行政复议和仲裁制度,保证职业教育法律法规的贯彻实施。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认为,实习实训是职业教育重要一环,需要校方认真设计,投入相应精力和经费。在监管方面,主管部门要督查职校实习内容和效果,可以探索设立职校黑名单制度,将有违规实习行为的职校列入黑名单,每年招生时对外公示。

  市场导向设置专业

  “小龙虾学院”设立之初,不仅遭受了社会的调侃和质疑,还被教育部点名批评。当时,教育部职业教育与成人教育司相关负责人指出,一些职业院校不从专业目录当中选取专业,搞一些奇葩专业,要注意防止这种倾向,“有的学校开设了龙虾专业,不能够这样……专业的设置是一件非常严肃的事情,是有科学性的,不能够误人子弟”。

  面对批评,校方称自己并不违规,因为他们开设的并不是“龙虾专业”,而是专业目录上的烹饪工艺与营养、餐饮管理和市场营销专业,只是将烹饪小龙虾作为重点。

  今年,当初不被看好的“小龙虾学院”成功证明了自己。对于这一结果,全国人大代表、湖北省潜江市市长龚定荣并不意外。

  龚定荣说,“小龙虾学院”是个实实在在的饮食文化学院,是在产业发展基础上应运而生的一个学院,培养的人才也是实实在在的人才。为了确保课程的合理,还聘请了长江水科所的院士来指导教材编撰。

  龚定荣指出,产业发展有各个方面的需求,比如种植养殖、餐饮加工等。因此需要一大批青年人才,同时还要为将来产业发展培养领军人物。

  近日,人社部发布《电子竞技员就业景气现状分析报告》。这一报告显示,目前我国正在运营的电子竞技战队(含俱乐部)多达5000多家,电子竞技职业选手约10万人,还有大批半职业、业余电子竞技选手活跃在各种中小规模电子竞技赛事的赛场上。

  电子竞技的高速发展带来企业对电子竞技人才的巨大需求,许多职校纷纷关注并积极申报,在近几年陆续增设电竞专业。

  但是,在专业设置方面作出改变的院校毕竟还是少数,更多的院校仍旧是停滞不前。张文告诉记者,她就读的职校这几年专业没什么改变,主要还是以旅游管理、烹饪、民航、电气工程等专业为主。

  在周洪宇看来,职业教育不能满足社会对技术技能人才的多方面需求,关键问题在于职业教育质量不够高。建议在职业教育法中建立就业准入制度,建立能够反映经济发展和劳动力市场需要的职业资格标准体系,加强对职业技能鉴定、专业技术人员职业资格评价、职业资格证书颁发工作的指导与管理。(蒲晓磊王蓉)(应采访对象要求,张雪、李阳为化名)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