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饮食养生  药膳

用何首乌治脱发、壮阳小心肝衰竭死亡

  • 来源:互联网
  • |
  • 2019-04-14
  • |
  • 0 条评论
  • |
  • |
  • T小字 T大字

  从第一批90后秃头以来,“脱发”成了席卷互联网的热门话题,紧接着而来的就是如何治疗脱发的烦恼。精油、洗发水、特效药,更有者祭出了“何首乌”——一种听起来就是为脱发量身定制的中药材。

  而且在中国人的传统观念里,中草药的“毒性”总比西药小(尽管并没有临床和科学佐证这一点),何首乌也不例外,在很多常见药方里,中医里用它来治疗秃头症、肝肾功能不全,甚至男科和妇科疾病、滋阴补阳等等。

  何首乌能生发其实是个误会。因为何首乌的果实长得像小娃娃,唐朝《日化子本草》就开始掰扯它能“令人有子”;到后来,又演化出了补肾和抗衰两个功能:“长筋益精,长肤,延年”,进而沟通气血,促进头发生长。

  稍有现代医学常识的人都知道,“补肾生发”是个。头发的生长的确需要毛细血管的营养,不过造血靠骨髓,运输靠血浆,营养从小肠来,到了处理废物才轮到肾脏出马。若是真把肾脏和造血连在一起,可能人得倒着走才行。

  除了补肾、生发,我们还常常看到有人不惜花重金购买地下市场人形何首乌的新闻。这些购买者相信,长成生殖器特征明显的男人或女人形态的何首乌有滋阴补阳的疗效。但只要经过简单点拨,这些买家就会对自己花掉的钱后悔不已。

  骗子能学会批量制作人形何首乌的诀窍,你当然也能学会:先用芭蕉头雕出人形,把人形芭蕉头装入生殖器突出的模具,箍紧,再把真的何首乌剪一节插入芭蕉头上部,埋入土中。等何首乌的藤和芭蕉根长在一起后将其取出,这样就可以长出人形何首乌了。

  湖北宜昌一男子1200元叫卖的这只人形何首乌,身体比例和器官完全符合男性对女性的夸张想象/视觉中国

  其实,对于“那方面”不太行的男人,何首乌能不能“补身体”倒还是其次。问题在于何首乌毒性还极强,尤其对怀孕和哺乳期妇女。

  为了生个健康的大胖小子,你可能要戒烟、戒酒,封山育林一年半载,但只要你老婆吃一个何首乌,即可让一切前功尽弃。何首乌所含的蒽醌类、大黄酚等化学物质和泻药的功能类似,尤其是妊娠期的孕妇吃了,上吐下泻,更容易加重妊娠反应。过度服用会引起直肠和结肠息肉,甚至导致黑肠病。

  更严重的是,蒽醌类和大黄酚会通过体内循环进入母乳,哺乳期的婴儿胃肠道更脆弱,何首乌的危害对他们来说是成倍增加的,肠炎和溃疡,都还只是小病小痛,何首乌的危害远不止泻药这么简单。

  为了自己何首乌对孕妇和婴儿好,中国人不惜出何首乌长得像婴儿的谎言/视觉中国

  所谓“滋阴补阳”和“延年益寿”的功能其实就是调节激素水平,作为“天然伟哥”深受中国男人的喜爱,何首乌确实有“壮阳”的功效,同时也很。

  比如我们给大鼠投喂何首乌,确实可以改善部分雄性大鼠的生殖功能,增加它们的精子数量,提高精子存活率和血清睾酮浓度,看似是提升了性能力和生育能力。然而,这些“壮阳”的大鼠也因此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肾脏受到了严重的损伤,身体的生长也受到了。

  说白了,长期服用何首乌会刺激你部分激素的过量分泌,也因此可能造成内分泌失调,尤其对免疫力弱的孕妇和婴儿,胎儿畸形、乳腺癌、子宫癌、卵巢癌等等,都是何首乌潜在的严重健康危害。

  早有实验证明何首乌生发、补肾,包括壮阳这类的功效都不可靠,为什么至今依然有人相信?何首乌能在民间有如此高的知名度、广受热捧,远远不只是它们的果实长得像生殖器而已。

  有关何首乌壮阳功效的记载,最早见于公元10世纪的宋代药学著作中,但真正把它发扬光大的是近三十年来的“壮阳热”。更确切地说,源于“”初期中医创立新分支,深耕男科领域。

  尽管中国从先秦时期起就有对阳痿的描述,但中医正式开始研究、专门治疗男科病仅有40多年的历史。1983年春天,湖南省沅陵县医院建立了中国第一个中医男科,在这之前,普通医院通常把男性问题并入西医的泌尿科,只有中医男科精准地抓住了中国男人的难言之隐。

  谁能想到,越来越多的人发现自己有“那方面”的问题,在男科小房间里被“温补肾阳”的中医说辞所,中医男科一时间供不应求。

  纽约大学人类学博士张跃宏曾90年代南方某中医院做过一项田野调查。他发现,1995年这家中医院男科门诊每天接待12.3名病人,而到了2001年,每天的接诊人数翻了近一倍。随后20年,主治男性问题的专门科室、专科医院在全国各地如雨后春笋般出现。

  何首乌一直就是中医男科医生们极力推荐的明星产品。制药行业的数据也足以说明这一点,一半以上的何首乌用于生产男性病药品,一半以上的补肾中成药及性保健品都以何首乌为主要原料,而这些药品或保健品,如壮阳春胶囊一直是早泄和阳痿患者奉为圭臬的“大力丸”。不过,中医男科不仅关注早泄和阳痿,还贴心了嘱托“病患”,梦遗也是病(其实是一种正常生理现象),得吃何首乌,不个何首乌套餐。

  为了买家何首乌有壮阳功效,人形何首乌制造商会贴心把一些关键部位造的特别大/视觉中国

  在男科医生的大力推荐下,国内何首乌的需求量也以年均114吨的增幅上涨,到2006年涨到了1300吨,供不应求。

  这当然还有民间狂热的壮阳爱好者的功劳,他们苦心研究出了各种药酒配方,壮阳效果令人怀疑,但可以确定的是著名的四补酒和壮阳补血酒中何首乌的含量远远超过用量。贫穷与落后了民间壮阳爱好者的想象力,总是“野生的一定比人工培育的好”,喜欢野生何首乌直接泡酒。虽然很多人不信,但已有研究表明,生何首乌对肾脏的危害远远高于做成药品的何首乌。

  热衷喝药酒代表着中国人非常朴素的逻辑:花很少的钱、用野生的食材自制药物抵御疾病/视觉中国

  从80年代开始,体制内中医、民间游医和都对野生何首乌。受自然条件,野生何首乌原本只分布在南方湿润地带,疯狂捕食20年后,野生何首乌的产量以每年20%的速度递减。

  截止2004年,中国人就已经吃光了野生何首乌,现在市面上是野生何首乌的都是假货。这倒是印证了,如果有一种野生动物能在中国大量繁殖,那一定是因为它不好吃。如果有一种野生植物至今依然没有,那一定是因为它不能入药。

  野生何首乌绝迹了,但不代表何首乌就此消失了。相反,供不应求的何首乌倒是给了南方农民致富的新途径。2000年,种植何首乌的农民每天的利润就能达到200至300元。

  何首乌的流行不是单一原因造成的。时至今日,它已经发展成了一个非常完善的产业链,在消费一端制造男科患者的嗷嗷待哺,在生产一端的农民趋之若鹜。2010年后,何首乌每公斤价格维持在25至30元的高位,是十年的五倍多。

  2018年2月26日,安徽亳州谯城区镇道东村的农民在田间收获中药材何首乌/视觉中国

  野生何首乌不够,当然也有浑水摸鱼的,甚至有人把白首乌当作何首乌的一种来种植和销售。实际上,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植物,前者是萝藦科牛皮消属植物,后者则为蓼科植物,只不过它们的根茎长得有些相似。但因为外形上相似,任性的中国人依然相信白首乌和何首乌都有滋补肝肾的功效。

  2006年,七名英国人不知通过何种渠道了解了“中华神药”何首乌,“首乌片”、“首乌丸”如同希望的已经在他们越来越宽广的脑门上,就在他们满怀希冀重拾人生信心几个月后,何首乌不仅没有挽留住他们头顶稀疏的毛发,还带来了肝损伤,七例中一例被确诊为肝功能异常,三例为黄疸病,两例为普通肝炎,还有一例为黄疸性肝炎,停药后均逐渐康复。

  这七位何首乌试药勇士被英国药品和医疗产品管理中心(MHRA)记录在案,并作为教材,全国广告了一遍:如果出现眼白或皮肤变黄、尿液颜色变深、恶心、、乏力、食欲不振、腹痛等症状时,应立即停止服用何首乌类药品并及时就医,此外有肝脏病史的人不应擅自服用何首乌类药品。

  但在随后的几年里,与何首乌相关的病例有增无减。最终,英国宣布停止进口和销售何首乌及何首乌类药品。另外美国、、也对何首乌的使用范围做了严格的,要求含有何首乌的制剂、药物,必须标明对肝脏的危害。

  何首乌造成肝损伤的案例并非只出现在欧美国家,在中国也有。但中国至今没有何首乌的适用范围,正是因为我们还没有广泛的副作用案例机制,很多中药、中成药产生的副作用已经在学界被了,但实际用药和治疗中,医生和病患往往充耳不闻。

  何首乌的毒性是致命的。天津中医药大学、中医药大合国家食品药品监督管理总局药品审评中心曾做过一项非常的研究,他们观察了450名曾服用何首乌或含有何首乌的药物30天的病人。除了两位成功完成了肝移植手术,剩下的448名患者中,有441人必须长期病痛的,另有7人不治身亡。

  这项实验中有两个数据尤其瞩目。450名患者中有近60%因治疗脱发和白发吃了何首乌,结果落下比秃头严重百倍的病根。

  其次,450名中只有25名留有剂量使用信息。根据《中国药典》,何首乌有一个用量,生何首乌的日摄入量为3至6克,制何首乌的日摄入量为6至12克,言下之意只要在用量之内都是安全的。然而在这25位患者中,只有14位患者的用药超过了这一剂量,其余11位患者都在剂量范围内,结果还是难逃一劫。

  有时候人形何首乌制造商为了卖的更好一点,会做一对配套的何首乌以增强视觉冲击力/视觉中国

  事实上,肝损伤的副作用是中草药的通病,而何首乌是肝毒最强的中草药之一。2013年,解放军第302医院的赵攀博士曾做过一项研究,他的结论是,造成中国急性肝衰竭的主因不是急性病毒性肝炎,而是中草药。在他研究的177名患者中,112名患者最终不治身亡,其中肝衰竭的原因为中草药中毒的占30位,高于急性病毒,何首乌中造成肝病变的化学物质也出现在一些常见的中草药中,如大黄、柴胡、艾叶等等。

  直到2013年,国家发布的《药品不良反应信息通报》,才提示涉及有个人病史或家族病史的用药者,何首乌及其成方制剂可能有引起肝损伤的风险。尽管如此,《通报》是警示而非。

  2013年《通报》下发后,“肝功能不全者、肝病家族史者慎用”等字眼才逐渐出现在何首乌类药品的外包装上。在很多不明就里的中国人眼里,这跟“吸烟有害健康”是一个意思。

  [11] 国家食品药品监督局:《国家食品药品监管总局提示关注口服何首乌肝损伤风险》,2014年7月16日。

  [12] 李奇 , 赵奎君:《何首乌的肝毒性研究进展》,《国际中医中药》,2012,34(8):747-750.

  [13] 王丽苹等:《生何首乌泡酒致肝损伤》,《药物不良反应》,2016,18(6),469-470.

  [14] 刘煜德等:《何首乌肝毒性实验研究》,《亚太传统医药》,2007(4),71.

  [15] 孙向红等,《何首鸟主要成分大黄素、大黄酸和二苯乙烯苷对肝细胞、肝癌细胞的影响》,《现代医结合》,2010,19(11):1315-1319.

  [16] 王超等:《何首乌饮对快速老化小鼠性激素及其受体的影响》,《医药》,2013(24):3703-3705.

  [17] 赵秀军:《何首乌饮对运动疲劳大鼠组织P450胆固醇侧链裂解酶和类固醇激素急性调节蛋白的影响》,《解剖学报》,2012,43(4):524-529.

  [18] 郭凯华:《何首乌饮对衰老雄性大鼠生殖功能的影响》,《承德医学院》,2010,27(2):133-136.

  [19] 张陆勇等:《大黄总蒽醌对SD大鼠灌胃给药的长期毒性研究》,《中国生化药物》,2004,25(4):206-209.

  [20] 罗瑞芝等:《何首乌研究进展》,《中草药》,2005,36(7):1097-1100.

  [21] 李奇:《大剂量何首乌醇提物致大鼠多脏器损害》,全国青年药学工作者最新科研,2012.

免责声明:本站所有信息均搜集自互联网,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对其真实合法性负责。如有信息侵犯了您的权益,请告知,本站将立刻处理。联系QQ:1640731186
友荐云推荐